小米赴港IPO或成“同股不同权”第一股

更新日期:2022年07月09日

       吴俊杰在五月注定了小米雷军的不同寻常。如果不出意外, 小米将成为港交所第一只不同权的股票。尽管如此, 处于舆论中心的小米及其早期投资机构仍相当谨慎, 均因沉默期间不便接受采访而拒绝讨论上市话题。小米从智能硬件切入互联网的独特模式已初具规模。一位接近小米投资方全明星投资的港商向第一财经记者回忆2014年他领投小米时的情况。全明星投资的投资风格审慎保守, 偏好互联网和消费后期行业公司。那个时候, 我就嗅到了小米的必胜气质。
       现在看来, 所谓的必胜气质, 就是雷军所说的铁人三项:硬件新零售互联网服务。这张不仅与手机厂商竞争,

还与互联网公司甚至零售公司竞争的多维度面孔, 让小米看起来大相径庭。 2020年被很多人定位为小米对外输出形象的窗口期。在这个窗口期, 要实现新零售布局建设、IOT(物联网)平台完善等系统性工作, 手机业务要保持稳定。这对小米来说将是不小的挑战。 2014年12月, 小米E轮融资由全明星投资领投。小米自2012年获得C轮融资后, 持续投资在DSTGlobal的E轮中, 其管理合伙人John Lindfors在4月27日的一次小型会议上不愿正面回应小米的跟投。但据一些机构人士透露, DSTGlobal的投资风格与全明星投资相似。 , 并且目标的选择是严格的。我们倾向于从四五家超出我们预期的类似公司中挑选增长目标。 John Lindfors告诉本报记者, 腾讯、阿里巴巴、百度、小米等都是非常重要的趋势。之所以能够吸引精明的投资机构用金钱进行赌博, 通常是因为看到了别人看不到的潜力, 或者来自商业模式的创新或植根于黑科技的独特性。自2010年成立以来, 以手机业务起家的小米, 在2013年推动生态链硬件建设。所谓赢家气质趋势, 更多的是不同的商业模式。欧兹纳资本合伙人何鑫表示。此前, 手机、电商、机构等人士向记者提到, 跨界的小米很难简单地贴上标签。从软硬件结合输出平台级产品的角度来看, 小米被手机行业定义为类苹果;从IOT领域和应用软件来看, 小米与BAT等互联网基因公司有相似之处;从线上线下零售的角度,

追求性价比的角度来看, 小米与Costco相似, 这也成为了小米估值的差距。小米给外界带来的身份混乱, 雷军可能并不是没有意识到。小米没有它是一家纯硬件公司, 而是一家创新驱动的互联网公司。雷军在招股书的公开信中指出。这个身份定义对应了小米原有的铁人三项商业模式:硬件新零售互联网服务。跨界身份成就的独特性, 正是小米想象力的核心。上述港商直言, 这也是打动投资机构的关键。小米在 5 月 3 日的招股书中披露, 计划将 30% 左右的资金用于核心产品的研发;约30%投资于拓展和加强物联网业务、移动互联网服务等重点产业生态链;约 30% 用于全球扩张;大约 10% 用于运营和一般公司用途。上述招股书出炉后, 有媒体报道称, 小米IPO估值在700亿美元至800亿美元之间, 上市后极有可能达到1000亿美元。招股书显示, 2015年至2017年, 小米分别实现营业收入668.11亿元、684.34亿元、1146.25亿元。若按非国际财务报告准则计算, 对应净利润分别为-3.04亿元、18.96亿元、5.362亿元。广东裕融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吴国平表示, 以60%的净利润复合年增长率和60倍左右的市盈率计算, 小米IPO定价影响1000亿美元很有可能实现。跨界可以刺激资本市场的神经, 所以还有想象空间。吴国平直言不讳。
       市场人士认为, 1000亿美元市值有再震荡的可能推论是小米的上市踩上了上市的节奏。此前的2017年, 据IDC数据显示, 2017年全球手机市场出货量同比下降0.5%的同时, 小米全年出货量同比增长74.5%至9240万部。
       彼时, 小米手机强势复苏的趋势也被业界视为正处于稳中向好的上行预期通道, 可以为资本市场打开想象之窗。从外部环境来看,

为拓宽香港上市制度, 港交所允许不同投票权结构的公司于4月30日上市, 是又一利好。根据招股书, 小米的普通股分为A类普通股和B类普通股两种。 A 类普通股的投票权是 B 类普通股的 10 倍。小米所有A类普通股由雷军和林斌持有。雷军还持有 B 类普通股。
       雷军通过SmartMobile和SmartPlayer两个海外持股平台以信托方式持有小米股份。招股书显示, 小米此前通过9轮融资发行了大量可转换优先股。根据协议, 优先股上市后自动转换为B类普通股。本报记者测算, 雷军的直接持股比例约为31.41%。但在同股异权框架下, 雷军的投票权比例约为55.71%, 是小米的实际控制人。在香港上市, 符合小米同股不同权的架构, 也让公司创始人拥有比普通股东更大的投票权, 保护了科技型公司核心人物的权益。早期阶段和团队的稳定性。和信续.站在自己的对立面?小米是一家以手机、智能硬件和物联网平台为核心的互联网公司。雷军多次在眼中提到小米。根据招股书, 小米的收入包括四个业务板块:智能手机、物联网和消费产品、互联网服务等。智能手机、物联网和消费产品构成了小米的整体业务。其中, 智能手机分别贡献了2015-2017年总收入的80.4%、71.3%和70.3%; 2015年至2017年, 物联网和消费产品对总收入的贡献分别为13.0%、18.1%和20.5%。也就是说, 过去三年硬件收入占总收入的比重一直保持在90%左右。虽然小米并未披露净利润的详细构成, 但根据招股书, 小米2015年至2017年的毛利率分别为4.0%、10.6%、13.2%。其中, 智能手机的毛利率分别为-0.3%、3.4%和8.8%, 而物联网和消费品的毛利率分别为0.4%、8.2%和8.3%。即使在硬件毛利率最理想的2017年, 硬件综合毛利率也只有8%左右。以手机为例, 如果硬件的毛利率难以达到15%以上, 硬件也很难实现盈利。第一手机产业研究院院长孙燕彪直言不讳。从事手机供应链多年的业内人士李敏表示, 即使小米手机尽最大努力压缩流通、渠道等。8.8%的毛利率在行业内实现微利是理想的。雷军在公开信中也提到, 虽然硬件是我们重要的用户入口, 但我们并不认为它会成为我们利润的主要来源。 4月下旬,

雷军首次提到, 从2018年开始, 小米整体硬件业务全年综合净利润率将不超过5%。综合来看, 小米未来的盈利引擎将是互联网服务等非硬件收入。本报记者还注意到, 小米寄予厚望的互联网服务收入毛利率在2015-2017年分别为64.2%、64.4%和60.2%, 成为拉动毛利率的关键。然而, 2015年至2017年互联网服务贡献的收入比例并未达到10%。目前, 小米的互联网服务收入主要由广告收入和游戏收入构成。但目前, 市场规模的互联网零售是互联网服务的主体。网上流传的一份未经小米证实的上市前报告显示, 小米可与腾讯、Facebook、谷歌和亚马逊相媲美, 但并未提及苹果。小米和硬件, 尤其是手机厂商, 划清河涵和涵的界线的做法, 一度被一些业内人士解读为站在了自己的对立面。在 5 月 3 日披露的招股说明书中, 小米也提到了云、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重要性, 称未来小米将继续推出支持人工智能的新技术产品和服务。但本报记者发现, 其他多元化的互联网服务包括视频、在线阅读、云服务、新闻业务等。过去3年, 服务收入未达到收入的1%。与BAT等互联网基因公司相比, 小米的互联网服务收入构成过于单薄和传统。电商观察人士卢振旺表示, 小米在手机硬件厂商之外寻求其他身份的愿望, 有利于支撑高估值, 但这也将倒逼小米加速进一步调整硬件以外的利润结构和体量。此外, 小米的硬件产品大部分来自小米及其子公司投资的小米生态链企业, 均为控股、非控股。招股书显示, 2018年3月31日, 小米投资或孵化了210家生态链公司, 其中90多家是专注于智能硬件和消费类产品开发的公司。业内人士认为, 小米一旦上市, 为了追求自身的长远利益, 保证整体硬件业务的综合净利润率不超过5%, 如何兼顾两者的统一也是值得思考的。自身利益和生态链企业利益。窗口期的机遇与挑战 小米不愿被定义为手机厂商, 但手机在小米中的作用举足轻重。此外手机贡献了小米年收入的70%以上。小米还通过扩大物联网和消费产品以及互联网服务的销售来扩大其收入来源。招股书显示, 2017年小米手机平均售价为881.3元/台。每部手机带来的物联网和消费产品收入为256.5元。总之, 小米每卖出一部手机, 就能带动生态链产品销量的30%。物联网观察家刘欣直言小米手机和生态链除了除了联动效应, 现阶段还承载着生态链产品销售的拉动作用。对于已经进入千亿营收阵营的小米来说, 构成营收基石的智能手机业务在2016年跌至488亿元后, 在2017年成功逆转, 一举突破800亿元营收大关。这背后是中国和印度两大手机市场的支持。据IDC统计, 小米于2014年进入印度市场, 在三年半的时间里,

就出货量而言, 已经成为印度的智能手机公司。然而, 印度市场的竞争也在日益加剧。孙彦彪表示, 红蓝OV大军也开始效仿小米在印度线上市场的布局。在印度的销售渠道布局方面, 小米已经从2017年的主攻线转向了小米之家等线下门店的布局。很难说, 这场比赛的背后, 是为了弥补自己的短板, 而不是被竞争所逼。与此同时, 全球手机市场的寒意也越来越明显。 IDC数据显示, 一季度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为3.361亿部, 同比下降2.4%;在国内市场下滑较为明显的同时, Counterpoint 的报告显示, 2018 年第一季度中国智能手机出货量放缓, 同比下降 8%, 环比下降 21%。股市叠加头部效应, 国内手机市场前五名的排名变化不大。孙燕飚表示, 智能手机巨头之间出现吞谁的戏的可能性不大, 形势相对稳定。但这也意味着国内手机市场短期内不太可能出现新的突破。业内人士曾提到小米2017年的强势逆转, 与天狮息息相关。近两年手机行业同质化严重, 这给了追求性价比的小米一个施展实力的机会。刘欣表示, 在任何市场环境下, 性价比都不是一个久经考验的利器。孙燕彪也表达了类似的看法。
       现在是4G的末日。预计2020年5G来了, 性价比还有吸引力吗?这仍然是未知数。未来两年将是小米发展的窗口期。对新零售抱有极大热情的小米, 近年来除了手机之外, 还实现了移动电源、空气净化器等生态链产品的多重销售。截至2018年3月31日, 小米在中国大陆的零售店数量从2016年12月31日的51家增加到331家。按每平方米计算, 小米自营零售店平均零售收入为24万元/平方米, 在全球连锁零售店中排名第二。不过, 从手机带动生态链硬件产品销售额三分之一的情况来看, 卢振旺认为, 能否像小米手机一样培育出更多的流量型产品, 吸引客户, 将决定小米的新零售。布局的高度。目前来看, 小米的新零售帽子有些不服气。上市可以让小米有更多的弹药抓住窗口期, 快速实现业务布局, 也让大众有机会了解小米。陆振旺直言不讳。毕竟小米还是需要向外界说明, 它是一家互联网公司。上市之后, 或许大众眼中的小米就和雷军眼中的小米一样高。是一致的。投资者眼中的另类小米面纱将逐渐揭开。

Copyright © 2008-2022 斯达科技有限公司 sidakeji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www.smugglerscovemotel.com)